成功案例

白內障專區 - 成功案例

    再見,校花

    • Aug. 22 2018

    • 再見,校花

       郭小姐為南部某地區教學醫院媒體公關,年輕時雙眼均為1.0,罹患白內障時,初嘗到視力模糊的感受,老公為澄清眼科小港院區副院長-鄭醫師,因為工作內容為文字工作者,使用3C產品的時間比較長,年僅50出頭就罹患白內障,更常因為視力不好而鬧出笑話。

        一開始總是覺得眼尾的妝卸不乾淨,且卸妝後看到眼尾依然有白色物體,化妝時因為視力模糊,眼線與眼皮之間隔著很寬的距離我也沒發現,還被同事戲稱像宋能爾牧師,之後我便開始減少畫眼妝的次數,避免再鬧出笑話,我覺得視力模糊尷尬的是去郵局或者申辦一些會員卡,填寫申請書或郵遞區號時,我竟然看不清楚,甚至因為面子問題,拒絕他人協助填寫;但最失禮的是某次陪著一位大企業執行長去卡地亞珠寶拿她購買的耳飾,不但看不清楚耳飾的材質與設計、而無從讚美她的品味,還將斗大字體價格的6看成0,這輩子沒有視力模糊的我,覺得是否是因為年紀到了,開始出現老花現象。

(下圖:宋能爾牧師)

           有一次去參加同學會,最期待的不外乎是看到以前公認班上最美或最帥的同學,是否經得起歲月摧殘,我記得以前的校花就在我們班上,長的很像那時候很紅的日本女星“山口百惠” ,還沒做白內障手術前,看到校花同學時,簡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校花不愧是校花,皮膚依然細緻光滑,且臉上絲毫未留下歲月痕跡,那次之後我便向校花留下聯絡方式,想好好了解一下校花到底是如何保養,才能30年後依然美麗。

(下圖:山口百惠)

    以上都是一些視力模糊對我的影響,但開車這件事,是我覺得視力模糊時最危險的事,夜晚開車時,常常只看到車燈,看不到車型,等到車子幾乎到我眼前時才發現,而且看東西失去立體感,比如不曉得前方的是樓梯還是坡道,常常踩空跌倒,當我將以上情形告訴老公後,老公便建議我到診所進行檢查,檢查之後發現,我確實罹患白內障。

     我生一對兒女都是剖腹產,兩個孩子差四歲;我開一雙白內障,兩眼差二週! 好多朋友問我怎麼不怕?痛不痛?我說:生孩子那時年輕,「青瞑仔不驚槍」,而且麻藥退了、醒來就看到孩子了!開白內障也是得麻醉,雖然睜眼只看得見燈光,稍微有種面對未知的恐懼,但是手術前後一點痛覺都沒有,這可不是「睜眼說瞎話」哦!

         因為工作因素,再加上我不想再戴老花眼鏡來應付生活各種問題,因此我選擇“多焦點水晶體”加上“飛秒雷射白內障前置手術”,術後證明我的選擇是對的,現在我去郵局不必再戴旁邊提供的老花眼鏡,手術之前,覺得眼睛看出去的世界是“秋天”-黃色、模糊且平面的世界,手術後是“春天” ,所有東西的立體感與色彩都回來了,又回到年輕時的銳利雙眼,手術後還約了校花同學見面,再見她令我有「小確幸」,斑點細紋被我看得一清二楚,只能說:再見,校花。